网站首页  
县区频道: 驿城区西平县上蔡县平舆县正阳县确山县泌阳县汝南县遂平县新蔡县
政务
中原经济区 政策法规 业务指导 职称教育
档案科研 档案学会 党建 精神文明 廉政
资讯
通知公告 档案新闻 档案电子期刊
中原经济区专题档案
互动
网上调查 馆藏珍品展厅 民国徽章展
利用天地 档案征集 档案技术
档案文件查阅
已公开现行文件查询 开放档案目录
音视频档案 历史记忆 本地沿革
 本地沿革
追忆大跃进时期的几件往事之公共食堂
作者:政策法规科  更新时间:2018-7-2

           追忆大跃进时期的几件往事之公共食堂

                                             来源:供稿 作者:王化美 

说明:文中所有照片均摘自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话说天中六十年》(1949—2009) 1958年11月13日《遂平日报》登载的关于公共食堂的报道 公共食堂一词从前未有,辞书里未载,顾名思义应为供大家吃饭的厅堂,与餐厅、餐馆、饭店、酒家等差不多,而我所在那个

说明:文中所有照片均摘自中共党史出版社出版的《话说天中六十年》(1949—2009)

1958年11月13日《遂平日报》登载的关于公共食堂的报道

 

   公共食堂一词从前未有,辞书里未载,顾名思义应为供大家吃饭的厅堂,与餐厅、餐馆、饭店、酒家等差不多,而我所在那个村的公共食堂只是一处做饭的地方——厨房或伙房,社员在那里领饭拿回去吃。后来群众中流行一个‘吃食堂’的词,很不合乎语法逻辑,却合乎客观事物发展的逻辑。‘吃食堂’是个新词语,这里的食堂就是大伙,引伸为大锅饭,吃大锅饭这个词语人人都会明白。

西平县群众在公共食堂就餐

  1958年6月22日,那天正是农历五月初五,我所在的确山县黎明农庄五大队五里堡生产队的公共食堂开火了。事先已有农庄干部、大队干部做过几次宣传动员工作,大致是说吃食堂有许多好处,过去一家一户吃饭,每家得一个人专门做饭,终日围着锅台转,做了吃、吃了刷洗,要收拾粮食、套磨,天天发面、蒸馍、赶面条,锅前一把,锅后一把,一年四季忙不到头,牢牢地拴住一个人,象咱这个队共四十多户,就得四十多个人做饭,如若办个公共食堂,大家同在一个伙上吃饭,做饭的有六个人,磨面的两个人就够多了,可以解放三十多个劳动力去参加生产劳动,对个人说可以多挣工分,增加收入,对集体讲多个劳力就增加一份力量,社会主义建设事业就快一点。另外还有许多好处,如节约能源,节约粮食,减少开支等等。那时经过反右不久,群众心有余悸,只说同意、赞成,谁也没敢说个‘不’字。经过一番周密筹备,选定了伙房位置,腾好房子,搬来几块案板,几口大缸以及盆瓢刀勺,砌了个倒拉牛自来风煤火灶,一个火堂子,并列两口锅,经队委研究决定,挑出六名出身好,历史清,社会关系红的社员担任炊事员,大队专调一位外队的会计任司务长,搭好食堂的架子。并规定砸铁车轮就是开饭信号,领饭排队等事项。

驻马店市(今驿城区)的公共食堂剪影

  食堂开火第一天早上吃白面蒸馍,馍笼放在食堂外边桌子上,随便吃,苋菜咸汤,随意喝,大盆里放几个勺子,自己舀。拿馍盛汤须排队。中午饭是油条,每人一斤,排队领取,菜汤随意舀。晚饭是白面蒸馍,菜汤,还是随便吃。这一天的生活大家都很满意。第二天早上食堂就砸铁车轮,大家以为开饭早都去领饭,司务长宣布说:“今天早上先领饭票,领完饭票开饭,凭饭票发饭。大家排队领取饭票,以户为单位,饭票分早中晚三种字样,早饭票红色、中饭票大红色,晚饭票黄色,每张饭票上皆有一个数字,是按各户人口数填写上的,这数字上盖有司务长的章,拿饭票领饭,每人每餐一个馍,一分菜汤,不再尽吃,也可吃饱。
  这年八月,农庄并入人民公社,实行生活集体化、组织军事化,生产战斗化。生产队改称连,队长改称连长。
  这时公社大的很,名叫确山县红色公社,县长当社长。驻马店成了这个公社的第七管理区,管理区管辖二十四个大队,东高庄大队也叫第五大队,我的家归第五大队。公社里生产搞社会主义大协作,劳动力打破原有组织编制,青年人编入青年营,壮劳力调到钢铁工地,有技术的,有人事关系的进工厂,还有一部分人抽调到工副业连,畜牧场、面粉厂,学生在校吃住,小孩入幼儿园,老年进幸福院,连里的食堂吃饭人数少了,供给的标准按劳力情况分了等级。吃杂面窝头、吃蒸红薯、喝红薯汤。到了1959年春天,一日三餐的情况少了,有时没啥烧(连里没钱买煤,改烧木柴,树也没有了)就停火,一日两餐是常事,有时一日只一餐,而食堂门外的那块小黑板上仍然抄写着一星期饭菜不重样的饭菜谱,如早饭特大糖包子、中饭蒸红鱼、晚饭稀饭等。这年秋天,各食堂普遍吃红薯,上级指示要吃薯不提薯,不见薯,百般生活改变做法、说法,其实一日三餐,顿顿离不开红薯。社员人人传唱“红薯汤、红薯馍、离了红薯不能活。”
  由于1958年秋天公社抽调连队劳力过多,大面积的红薯没及时收获,下雪上冻之后冻坏在地里,冻坏的红薯不苦,还可以吃。1959年春天连里食堂砍火现象普遍,社员为了活命都去地里扒冻坏了的红薯,生吃有甜酸味,洗净弄碎可煮稀饭,它还保留一定的淀粉,坏红薯立了功,挽救了不少人的生命。春耕结束后,坏红薯没有了,食堂不开火,社员下地挖油菜苗煮熟吃,开始不公开,后来谁也不说谁,党团员和积极分子也照样干,一百多亩油菜被挖光了。油菜苗又立一大功。麦子抽齐了穗,食堂仍砍火。过去村里有许多刺槐,人们可采些槐花、槐叶吃,现在什么树也没有一棵,不能再作隔夜的梦。人总是会想办法的,麦地里长满了许多种野草、荠菜、面条菜之类能吃的都老了,野苜蓿还正旺盛,听老年人说可以吃,有人采来煮熟试吃,无毒副反应,很快传开这一食源信息,家家户户煮苜蓿吃,野苜蓿又立了一大功。人是吃粮食的动物,野菜之类虽能活命,浮肿病却普遍发生,很多人不能干活,行动乏力,直到麦粒饱时,社员偷来麦子煮熟吃,才慢慢消失。这时公社里看到小麦将熟,上级给拨了粮,食堂开了火,社员又有了饭吃。一天,上级说来了五省检查团,食堂忙乎坏了,那天中午的饭是净面馍,虽是杂粮面,里边没掺杂质,还有炒萝卜片,汤也是净面,给社员一个特大惊奇,谁知就这一顿,晚饭又是孙女穿奶奶的鞋,老样式了。那时小孩们传唱顺口溜:“早上的馍,像秤砣,中午的饭,看不见面,晚上的汤,照月亮,不喝吧,饿的荒,喝了吧,光尿床”。在这年的大忙季节里,食堂里饭菜质量虽说不好,总的说没断顿,到了冬天就又走上了老路。连续两年的浮夸,虚报粮食产量数字,谁吹牛劲头大谁是先进、模范,上级来检查时把麦糠圈到囤里,上面蒙上一层小麦,打肿脸充胖子,说假话不背人,明明是个大麦糠囤,硬说是小麦囤,这么个骗法不当紧,上级按你报的数给留下种子、口粮、牲畜饲料、机动粮等,余下的调走入国家粮库,这样一来,调走的是真粮,留下的只有糠和假数字了,这些东西不能下锅做饭,社员就无法充饥了。
  1959年冬天,各地公共食堂普遍砍火,这时候有人发明创造新的食品,包谷芯子粉碎能做馍,麦秸粉细有淀粉,芝麻杆可轧出油来能炒菜炸油条,这年月还开这种玩笑,结果吃了包谷芯馍,喝了麦秸汤的都屙不下来,得用棍子往外掘,泡湿了的芝麻杆压榨出的黑色水毫无油脂,这个骗子坑害了不少人。
  1960年春天的饥荒更严重了,食堂不开火,社员饿肚皮,基层干部在夜里以开会为名,可叫食堂给做饭吃,吃饱一顿能撑一天,照样指手划脚吆喝别人,要咬紧牙关、勒紧腰带,要想过共产主义,哪能不吃点苦受点罪?社员心里都有杆秤,传唱顺口溜:“一天吃一两,饿不着干部和司务长,一天吃一钱,饿不着磨面的和炊事员。”许多妇女抱着孩子说:“孩儿,孩儿!快点长,长大当个司务长,多吃点、多占点、偷公家的东西跑快点!”
  1960年冬与1961年春,我们村上的食堂常砍火,有时长达一个多月,开火了也不见粮食,全是糠和野菜之类,大人小孩都黄肿滥胖,渐渐死去,死了人连里的小干部不叫家人哭,于夜间派人抬出去掩埋了事。情况愈来愈严重,有些户接连死人,我家就这样,我大儿先死,接着死了三儿,我父亲,还有一个不满两岁的女儿,共四人。有个别户死绝。这时候没死的人想向外逃,哪能逃出去?村里有干部拦,火车站有市管会抓,抓住了说你是流窜犯,轻者给送回去,重者扣押起来饿死你,扣押人的地方叫收容站,那期间收容站每天用架子车往外拉死人,一车子装四个、六个,拉到寨壕里掩埋。那时候的农村社员真是上天无路、入地无门,死路一条。
  那年春天,在河南省普遍发生饿死人现象,以信阳地区最为严重,其中遂平县饿死人最多,遂平县的那一班吹牛领导看到情况严重,不能不向上级反映实情了,中央派来了检查团,了解实际情况后,立即拨粮发放粮本和一笔贷款,宣布解散公共食堂。我村的公共食堂创办于1958年6月22日,1961年5月1日解散,其中不足三年,停火天数总共75天,优越性只少数人体现,饿肚皮是共同感受,要说成绩,那就是饿死了二十多个人,近百人浮肿,这期间的妇女都不生育孩子。
  这惨痛的历史我永不忘记,后代人不知道“公共食堂”是咋着一回事,谨留此文供参考。


友情链接